Talk is cheap

为什么很多人纠结于“茴香豆”的茴字有几种写法

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读过书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.他说,“读过书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.茴香豆的茴字,怎样写的?”我想,讨饭一样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.孔乙己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能写...

这是鲁迅先生《孔乙己》文中的一段,“茴香豆”茴字的几种写法,是落魄的孔乙己能够找回尊严的最后一线机会。虽屡遭白眼,但写出那个字的时候,孔乙己想必是愉悦和自豪的,那是窘困生活中的光辉时刻。。。

孔乙己是不存在的,但是纠结于“茴香豆”的茴字有几种写法的,却从古自今,屡见不鲜。

三国演义中,诸葛亮舌战群儒,严峻对诸葛亮发难:“孔明所言,都是强词夺理,全不是正论。请问孔明先生治何经典”

孔明回道:“寻章摘句,是世上那些迂腐儒士的所为,哪能够依此兴国立事。古时候躬耕的莘伊尹,垂钓于渭水的姜子牙,还有张良、邓禹等名士高人都没见他们有什么经典论著。——难道说你整天就光只是效仿那些酸腐的书生,区区于笔砚之间,数黑论黄、舞文弄墨而已吗?”严峻垂头丧气地无以作答。

从这段对话中可以看出来,严峻认为治理经学典籍是正论,是学问!但是诸葛亮只一句“坐议立谈,无人可及;临机应变,百无一能。诚为天下笑耳!”就说的严峻无言以对。。。

鲁迅先生的《秋夜》中写道“在我的后园,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,一株是枣树,还有一株也是枣树”,读过高中的人怕是都分析过这句话。这到底是用了什么修辞手法,有什么好处,可能只有语文老师才能讲得清楚。

2013年的浙江高考语文卷的散文选择的是当代作家李清明的《牛铃叮当》,让学生赏析其中的词句与艺术效果,高考的试题拿给作者本人做,怕是也难得满分。

至于说日常考试、面试,喜欢研究“茴香豆”到底有几种写法的人比比皆是,更有甚者沉迷其中,将其当成一种高深的学问。以至于常有人感叹“面试造航母,进来拧螺丝”。

执着于细节的研究固然值得尊敬,但是钻进牛角尖走不出来,陶醉其中,就让人贻笑大方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CheapTalk » 为什么很多人纠结于“茴香豆”的茴字有几种写法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